尽管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都市相比,重庆主城还是“青春少年”,但得益于直辖市的体制优势,16年来,重庆的大都市核心区快速成长,目前建成区面积已达294平方公里。 快速膨胀的城市,山高坡陡的地形,让这座年轻直辖市的内部资源环境约束日益加剧。“治理拥挤”,到城市外去拓展更为宽敞的生存空间,成了城市发展面临的迫切问题。 然而,拓展城市空间,绝不是修公路、建高楼那样简单。 重点目标: 涉及主城8个区,面积5179平方公里,将成为未来科教中心、物流中心、综合枢纽和对外开放重要门户 葛思迈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上个月,他带领同事们实施了一项“大手笔”的“拓展计划”——向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新工厂追加8亿美元投资,使其总投资达到15亿美元。这也是奥特斯在华最大的一笔投资。 葛思迈是欧洲最大的印刷电路板制造商——奥特斯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让他最终决定在渝“下叉”,正是因为重庆城市核心区的“梯度拓展”——两江新区,不仅靠近机场、码头,交通四通八达,还有优良的生产要素配套,低廉的成本优势。 并非只是两江新区,根据这次全委会通过的《意见》,在未来,主城9区除都市功能核心区以外的部分,大约5179平方公里的区域,今后都将作为“都市功能拓展区”。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称,这个区域几乎集中了所有优势资源,发展条件完备。不但有两江新区、两路寸滩保税港区、西永综合保税区、高新区经开区5个国家级开发平台,江北机场、团结村(小区网 论坛)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果园港水陆空综合交通枢纽,还有大学城、中科院重庆研究院等智力资源。“是能快速吸引全球先进生产要素,充分调动内生发展动力,实现主城向外科学拓展的理想之地。” 这片区域,将挑起未来重庆发展的“大梁”。根据《意见》,未来这里将着力建设大型居住区、重要制造业基地、大型批发市场等,成为全市的科教中心、物流中心、综合枢纽和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到2020年,都市功能拓展区要实现GDP10700亿元,工业总产值22000亿元,分别占全市的37.5%44%。同时,还要形成21个大型人口聚集区,未来10年新增人口约400万人。 实施路径: 方式坚持“产业跟着定位走、人口跟着产业走”;方位坚持“向北见高度,向西提速度,向南加力度” 今年春节后,原本年年外出打工的沙坪坝区西永镇居民刘庆东留在了家乡,他在广达公司找了个生产笔电的工作,并把新家也安在公租房小区。 “这里已不再是内环高速西边外的一个小镇,而是逐渐融入主城都市圈的一座新城。”刘庆东说,以前的西永,配套设施很不完善,想逛商场或到大医院看病,不得不去沙坪坝中心城区。但现在,这些事情在西永就能办到。过去被农田包围的“乡间小镇”西永,已摇身一变“进了城”,并且还跻身世界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之列,有30多万产业工人生活在这个配套设施完善的新兴城镇上。 西永的变化,得益于重庆主城核心区的拓展。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称,推进城市“梯度拓展”的过程中,重庆坚持了“产业跟着功能定位走、人口跟着产业走、建设用地跟着人口和产业走的原则。因而催生了产城融合这一良好的新城拓展模式,杜绝了“空城”、“睡城”等现象的发生。 易小光还强调,都市功能区要拓展,加强定位设计尤其重要,要特别注意因地制宜,错位发展,否则,就可能出现同质竞争,畸形发展。 市发改委规划处处长钟颜麟介绍,考虑到以上因素,市委、市政府在出台建设五大功能区《意见》时,就结合了重庆东面是长江流域和大型山脉的特点,在定位上进行了严格的划分,对向北、西、南三个方向,各自的重要各有不同: 向北“见高度”——这是因为主城向北拓展已历时多年,今后应在“提质增效”上下功夫,围绕“五大定位”,建设万亿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级云计算中心和结算中心,同时要建设国家级研发总部、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和内陆服务贸易、保税贸易、跨境融资创新试验区等。 向西“提速度”——重点是要依托重庆高新区、西永综合保税区和大学城,打造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和内陆枢纽型口岸,建设长江上游地区的科教文化中心和宜居宜业新城区。 向南“加力度”——将依托重庆经开区、龙洲湾新区等,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现代通信设备、物联网产业集群等,建设宜居宜业新城区。 有效拓展: 承担起“挑大梁”的重任,必须找准“着力点”,做好“加减法”,有所为,有所不为 今年5月的“渝洽会”上,巴南区邀请广西、云南省交通厅负责人,以及泰国、新加坡、柬埔寨、菲律宾的政商人士,共同研讨建设“重庆—东盟的南向国际物流大通道”事宜。 “打通这一大通道,巴南区南彭公路物流基地将会成为重庆与东盟合作的‘桥头堡’,有望在这里形成千亿级商贸物流城。”巴南区区委书记李建春称。巴南区谋划“重庆—东盟物流通道”,是立足自身优势,谋求拓展区发展新空间的重点举措之一。 的确,专家认为,拓展区要实现有效的“拓展”,必须结合自身特点,找准“着力点”,“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所为”,就是要根据“五大功能区”定位,都市功能拓展区要集中体现国家中心城市的经济辐射力和服务影响力,深化开放战略,打造物流通道;发展高端产业,做大经济总量,要肩负起未来重庆发展“挑大梁”的重任。 开放方面,要利用好两江新区、两路寸滩保税港区、西永综合保税区、高新区和经开区5个开放平台,全力做大经济“总盘子”;同时,还应加快江北机场、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南彭公路物流基地、“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等枢纽,努力夯实交通“总底子”。 产业方面,要重点打造的两江国际汽车城、西永全球笔电产业集群、茶园中国西部手机之都等先进制造项目,还要发展水土国际云计算中心、龙兴两江影视城、巴南区生态养生养老养心示范区等高端服务业项目。 “有所不为”,就是指拓展区不能只是个“大工厂”,更要成为展示都市风貌、人文环境、生态环境的重要区域,让新区宜居宜业。 因此,拓展区要千方百计把不符合拓展区产业规划,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的项目“挡在门外”,适当抬高“门槛”,通过完善项目的投入率、产值率、税收率和影响力“三率一力”标准,筛选、引进高品质的企业落户。“必要的时候,还可适当‘做减法’,为好项目落户腾出更多空间。”易小光称。 与此同时,拓展区还要杜绝开发建设不分地域的“遍地开花”,要选择合适的区域,为城市留够绿色生态空间,保护好“四山”生态屏障和水域生态廊道,成为内接都市功能核心区,外接城市发展新区、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的“有效纽带”。